今天是
欢迎您的到来!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Version 繁體中文
天气预报 北京 上海 广州 福州 重庆 西安 南宁 深圳
中国天气网 > 专题 > 气象科普专题

川渝大旱后的思考:水利别再欠账

【字体:   2010-08-26 15:52:28   来源: 《半月谈》2006年第18期  

2006年夏天,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灾袭击了川渝大地。农田龟裂,水库干涸,禾苗成了“干柴”……整个川渝大地上到处充满了对水的渴望。截至9月初,此次旱灾造成重庆境内2/3的溪河断流,472座水库、3.38万口堰塘干涸,792万人和731万头大牲畜出现临时饮水困难,直接经济损失超过80亿元。

几个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四川、重庆是我国水资源丰富的省市,为什么少下了几场雨就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导致粮食减产、绝收?农业和农村抗灾能力为何如此脆弱?下一场干旱来临时,我们是否还得像今年一样,眼巴巴地等雨?

xinsrc_30212032713080001052113.jpg
2006年9月2日,重庆市万州区新田镇金山社区村民78岁的陈光碧老人心痛地看着旱死的竹子。(图片来源:新华社)

有无水利设施两重天

镜头一:2006年7月中旬,四川省射洪县潼射镇茶园村。头上骄阳似火,脚下是开裂的田土,玉米叶子已经被晒得枯黄,树上结的梨子比乒乓球大不了多少,摸上去有些烫手。51岁的村民文启成正蹲在一座山崖下的水洼边舀水,身旁一口池塘干得只剩个底。文启成舀出来的水几乎也是黑色的,里面有很多泥沙,这种水他们已经吃了1个月。即使是这种水,每户每天才分得1桶,放上1个小时,等水里的泥沙沉淀后,只有半桶水能吃。

文启成抬头看了看天,无奈地说:“老天爷不下雨,谁也没办法。我种的1亩水稻、7亩玉米和红苕都干死了。现在庄稼是顾不上了,全社72个人都靠着这洼水救命。”

镜头二:四川省简阳市武庙乡付夕坪村。记者来到这里,几乎看不出来这里曾经2个月没下过雨,到处是繁茂的果树,挂满了硕大果子。75岁的老农郭训邦笑着说:“干旱?没啥影响。不信啊?看看我家满池子的水就晓得了。”

付夕坪村原来也是一个干旱的山村。如果不下雨,这里到了农历七月都栽不了秧子。村支书刘光应告诉记者,从2000年开始,村里搞集雨节灌工程,修建堰塘和小水池。建起水池的村民开始调整产业结构,种起了枇杷、桃树,不出两年收入就上去了。这下子村里人来了干劲,一口气修了240个小水池、5个堰塘,全村都种起了水果,现在全村人均纯收入超过了3000元。

重庆市水利局局长朱宪生介绍说,在今年的抗旱救灾中,重视水利设施建设和不重视水利设施建设的效果截然不同。“在今年的抗旱救灾中,我们发现,凡是水利设施好的地方,群众基本上吃水无忧,而水利设施差的地方,群众吃水相当困难。”今年重庆市荣昌县持续干旱50余天,但由于建成了高升桥水库,解决了县城10万居民生活、公用及工业供水,县城生活用水完全保持正常,即使不下雨,水库也能够向县城供水200天以上。

“我们这里有一个水库,也有抽水设施,却眼睁睁看着庄稼干死!”合川市云门镇的农民们告诉记者,几十年前,他们修建了一个水库,为附近的三合村和石门村供水,以备干旱之需。可这十年来,通往各个村落和稻田的水渠陆续被人为损坏。前些时候,村里准备抽水备旱,却发现抽水机年久失修,无法使用。这次旱灾中,当地有2000多人饮水困难。

大旱折射水利欠账

2006年抗旱四川流行这么一句话:“大工程抗大旱,小工程抗小旱,没工程就瞪眼看。”一位乡干部告诉记者:“这次特大干旱给了我们一个简单而深刻的教训:有水的地方损失就小,没水的地方损失就大。建设新农村,什么才是最关键的?个别地方把农民的房子修得漂漂亮亮,但没从根本上解决农民增收致富的问题。”

在重庆今年的特大旱灾中,由于水利工程年久失修、水利配套设施不完善等原因,导致大面积农田干涸和人畜饮水困难,大大加重了旱灾损失。重庆水利部门和基层干部群众呼吁,尽快弥补水利工程的各种欠账,为抵御今后旱涝灾害早做准备。

“水利设施欠账多、投入不足,重庆至今没有一座大型农业灌溉水库,应对今年这样的特大干旱,脆弱的水利设施显得捉襟见肘。”重庆市水利局局长朱宪生说,目前重庆有中型水库48座,但库容较小,许多渠系配套差;人均蓄引能力为135.5立方米,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1%;农业人均旱涝保收田面积为0.2亩,相当于四川的一半;1000万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没有解决。

来自四川省农田水利局的资料显示:四川省建成的61.76万处工程中,大中型工程占工程总量不到1%,全省水利工程蓄引提水能力仅占水资源总量的10.2%。全省有效灌溉面积占全省耕地面积的64%。全省灌溉水利用率只有38%,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全省还有14000多个干旱村和1400多万亩耕地处于“靠天吃饭”的境地。

抗旱呼吁建立长效机制

农田水利建设资金的缺乏严重制约了水利基础设施的建设。一方面农田干裂,水贵如油,另一方面大量的水在白白流失。说起这些,四川省仁寿县水利局副局长刘开权十分心痛:全县8000多公里的渠道,做过防渗漏处理的只有10%,60%左右的水流不到田里。往年维修渠道的经费有200万元,今年大旱,经费反而减少到100万元。一公里斗渠做防渗要8万到10万元,这点资金1年只能解决10公里左右,8000多公里要做完防渗漏,不知道要到哪年去了。据四川省水利部门测算,全省水利建设资金每年缺口达12亿元之多。

水利工程管理体制尚未根本理顺,特别是量大面广的小型农田水利工程处于有人建、无人管的状态。作为集体所有的小型农村水利工程设施,由于管用分离,有人用水无人管水的现象突出。一位县干部告诉记者,现在许多小水库等农村小型水利工程管理权都下放到了乡镇,而大部分工程的使用权都被卖给了私人用来搞水产经营,即使工程出现了什么问题,只要不影响收益,经营者也不会去维护。正因如此,在最为缺水的时候,村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池子的水用不上,由此引发的矛盾也不在少数。

农村“空心化”现象给修建水利工程也带来不小难度。记者走访了许多村落后发现,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大都是些老弱病残,即使要投工也得花钱请人。据统计,仅2004年四川省农村劳务输出就达到1300万人,占到农村劳动力的一半左右,农民投劳修建水利工程大受影响。

重庆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廖代誉介绍说,抗旱是个系统工程,科学抗旱必须实行综合治理,变被动抗旱为主动抗旱,从单一抗旱转向全面抗旱。当前重庆乃至全国抗旱体系的主要问题是:抗旱机构与有关法律不健全、旱情的监测预报体系不完善、抗旱投入严重不足、骨干抗旱应急水源短缺、抗旱服务组织及设备量少质差、抗旱能力弱……

有关农业专家建议,在易旱区合理调整农业布局,根据作物需水规律,因地制宜,能提高水的利用率,取得抗旱减灾的主动权。此外,集雨工程投资少、见效快,也是解决当地生活、生产用水的有效方法之一。

 

编辑:刘晓晶
收藏此页】 【打印

专家在线 更多

“纳特”加强为飓风 已经导致中美洲28人死亡

“纳特”加强为飓风 已经导致中美洲28人死亡

美国国家飓风中心(NHC)监测信息显示,热带风暴“纳特”已经加强为1级飓风。 “纳特”已经给中美洲带来严重破坏,导致至少28人死亡。

气象服务

气象服务热线
拨打400-6000-121进行气象服务咨询、建议、合作与投诉
天气预报电话查询
拨打12121或96121进行天气预报查询
手机查询
随时随地通过手机登陆中国天气WAP版查看各地天气资讯
关于我们-营销中心-广告服务-联系我们-人员招聘-网站律师-客服中心-会员注册-中国天气通-mobile版-微天气-使用帮助-网站地图-版权声明

客户服务热线:400-6000-121 客服邮箱:service@weather.com.cn 广告服务:010-58991910
Copyright©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2008-2016)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制作维护与商务推广: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
郑重声明:使用本站天气信息,请与本站联系获取天气信息使用授权 授权邮箱 :service@weather.com.cn

京ICP证010385号 京公网安备11041400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5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