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台风“桃芝”零接触事件

2010-07-14 10:39:01 来源: 艺龙旅行网博客  
字体

2001年的夏天,我又去青岛了。本以为又是浪漫的海滨之旅,却让我经历了终身难忘了台风“零距离接触”事件。

说起这次的与台风零接触零接触事件,它是有先兆的:

2001年7月31号,台风来的前一天,海边已经没有什么游人了,我还拉着表弟在海边捡点“落单的”小虾兵蟹将。正当我因为抓了一个完整的“海菊花”得意的笑时~有一个黑影越过了我的头顶,有点像上演动画片的感觉,就有一股怪力把我推了一把,耳边就听着后背“啪”的一声,人就倒沙滩上了。晃了晃脑袋,有点晕乎乎的感觉,大约原来的大侠们受了内伤就是这感觉?不过我还是站了起来,这才察觉到海边,不能玩了!

2001年8月1号,因为海已经不能下了。老爸去了战桥会他的海军战友,百无聊赖的我决定去颐中体育场玩会。走到了发现人家闭了馆。于是我就在马路上闲逛,路上行人超少,少到只有我一个……连指挥交通的交警都缩在岗亭里。“瞧他这点胆。”我有些不屑。大约是在这片地盘没什么挑战了,在一个台风已经预警的时间里,我居然自己坐了几站公交车,跑上了308国道!如果现在让我形容当时的所作所为,那就是——鬼使神差!

因为台风的原因,天空一直下着雨。因为风向的关系,这种雨你打不打伞都是一个样子,因为它是斜着落在你身上的。打了伞强大的风力会让你寸步难移。我穿着一件防雨服,一条七分裤,按理说这种打扮在八月份是在捂痱子,但是这雨打在身上,又加上强风左吹右吹的,可以说是透心凉了。

公路下方的海浪一直不断挑战着上方路面的质量及高度,力度一次又一次的加剧。还好我穿的是双运动鞋,加大了路面的摩擦力和抓力,站立还是可以的,但是发型嘛……不用有打嘟喱,已经是“冲冠”状了,还往北一会向南,(可以来个孙楠的背影音乐了:风往北吹)随着风向不停变换着造型。我终于明白什么叫脱胎换骨了,什么叫寒冰刺骨,那是一种从外套到背心都被吹透了的感觉。如果有面镜子,我肯定会被自己当时的样子吓坏的。

耳边的风声不断,一种凛冽的气势完全将我压制了。于是我的IQ开始考虑一个很现实的问题:“goorback”可以说在那一瞬间我甚至看到了断背的莎翁站在我的面前。下一秒我准备还是乖乖回家吹空调看小新吧。正当我还未转身之时,一个海浪在我眼前出现,它越过了公路边缘,越过了我的头顶,越过了公路上的电线杆,随后是“咚”的一声闷响。“电线杆肯定也内伤了”我心里感叹着。一口气还没呼出,我此生见过最壮烈的量子分裂现象随后出现,因为台风的关系,我已经听不见细隙出现时的断裂声了,只是看着,这一石制的电线杆在我面前开始做出PIZZA斜塔状的角度,随后挂着三根电线就笔直的砸在了离我不出一米的距离前。

我当时想到了物理老师讲的“孤步触电”,“水导电”之类的警告。其实我不是不想走,是我的腿已经开始哆嗦上了,试想我大风大浪也遇上几出了,但如此零距离接触,我着实有点承受不住了。我开始抓狂了!

我想到了伟大的人民警查叔叔。我掏出手机,信号——一格。有信号就不错了,我打了110.当然强压着自己超不平静的一颗心叙述完我现在的危险时,那边直接把电话给我挂了。

我绝望了。

3分钟后,我又打了110.那边听出了我的颤抖。安慰我道:“实在不好意思,小妹呀,我们以为这大风天是有人打电话逗我们玩呢。”我喊着打了几分钟电话,那边终于答应过来接我了。

还好,我们伟大的110人员,在20分钟后就赶到了,但是车只能往回开,往前走不了,因为路给拦住了。人家有手段,30分钟后一辆微型调车开了过来,电路系统也过来了两个技术人员,在确认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先将电缆切断,之后用调车把电线杆移开。

我也光荣的坐上了110的专车。

回到宾馆已然天黑了,还好是老妈在。老爸未归中。求了快1个小时,老妈终于答应不告状。

在随后的时间断内,我也表现得从未有过的听话。刷鞋,洗衣服,收拾床……因为我不想闲下来,一静下来,那风声就不断的进入我的脑子。

晚上,不断有玻璃破碎的声音,那是因为这些人未做好准备工作关闭好窗户造成的,结果当然是第二天要按原价赔喽,经打听一块赔了75元呢。真黑呀!

到此,我这一次台风零距离接触算是给完毕了。也给我留下了永生难以难以磨灭的印象。

后记:

2001年8月1日下午,台风“桃芝”突袭青岛,青岛连降特大暴雨,崂山区北宅街道办事处卧龙村、孙家村、东乌衣巷村等三个村庄被洪水淹没,目前已证实4人死亡,3人失踪。

 

查天气,关注“中国天气网”微信公众号

编辑:lxj
收藏
打印
字体
分享

相关新闻

更多>> 生活旅游

  • 每天散步半小时 摆脱抑郁烦恼
  • 每天一杯柠檬水 好处让人惊叹
  • 夏天到了 保养脊柱不妨去游泳
  • 只想带他去看看这广阔的世界
  • 那些与海相伴的日子里 你还好吗
  • 最有远见的摄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