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劳合社城市风险指数报告:哪些中国城市面临高风险?

字体 2018-06-25 15:26:00
     来源: 中国保险报  

近日,《劳合社城市风险指数报告》发布。继2015年劳合社发布的《2015-2025年城市风险指数研究报告》,2018年《劳合社城市风险指数报告》分析了特定风险对特定城市或地区的经济可能造成的年均预期损失(即风险GDP)。报告显示,人为风险的威胁逐渐加大,已超过自然灾难风险对全球经济造成更大威胁。本报告的研究数据截止于2018年1月。

据劳合社称,网络犯罪、国家间冲突或市场崩盘等人为风险如今已经超过飓风、洪水、地震及火山爆发等自然灾难风险,成为对全球经济产出最具威胁的风险,同时带来全球经济每年平均3201亿美元的支出。

《劳合社城市风险指数报告》深入分析了全球279座城市分别面对22个风险威胁时的风险GDP。受调查的279座城市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共同创造了35.4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出,因22种风险遭受的年均经济损失高达5465亿美元。

报告中体现的主要趋势有:

人为风险对全球经济的威胁加大。人为风险造成的风险GDP占全球总风险GDP的59%,其中金融市场崩盘是最大的风险威胁—平均每年造成全球城市1033亿美元的预期经济损失。与此同时,国家间冲突成为第二大风险威胁,预计为全球城市造成年均8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反映了全球范围内地缘政治引起的不稳定性呈上升趋势。

气候变化是一个主要的风险源头。全球的气候相关风险造成的风险GDP达1230亿美元,并且这个数字会随着极端天气状况的发生频率和严重性的增长而增长。其中,破坏性最强的气候相关风险—风暴每年造成的风险GDP达663亿美元,风暴后续引发的洪水也将进一步造成429亿美元的风险GDP。

少数城市面临最高风险。风险指数最高的10座城市平均每年经济损失达1260亿美元,占全球风险GDP的近四分之一,远超非洲、中东和拉丁美洲风险指数总和。这一现象反映了在特定地区内财富的集中化趋势以及全球经济对破坏性事件的抵御能力有待加强。在风险指数排行前十的城市中有一半的城市来自亚洲,其中3座亚洲城市排名前五(第一名东京,第三名马尼拉和第四名中国台北)。

打造城市复原力已成为当务之急。本次城市风险报告根据城市对应急服务的资金投入和保险等级等标准为城市复原力评分。报告指出,如果这279座城市都能提高其复原力至最强等级,全球的风险GDP将减少约734亿美元。

劳合社主席Bruce Carnegie-Brown称:“没有任何城市能免受风险威胁。无论是飓风还是网络攻击,风险会使城市遭受经济损失。我们发布这份报告是为了帮助全球城市更好地识别、理解并量化它们所面临的风险,从而帮助它们优化投资结构、提升城市复原力。报告显示,物理防洪措施、数字防火墙及强化的网络安全等复原力投资项目与保险相结合,能大大减少极端事件对城市的影响,稳定经济,促进整体繁荣。推荐保险业、政府和企业的人员来阅读该报告,合作建立更具弹性的基础设施和组织机构,从而减轻风险威胁。”

劳合社大中华区负责人、劳合社保险(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高璁说:“中国市场拥有巨大的经济增长潜力,随之而来的是其越发复杂的风险格局。但中国城市的复原力还有待加强,尤其是在一些快速增长的新兴经济领域。中国一向遭受较多的自然灾难风险,但与此同时人为风险的威胁也在增长。而且随着中国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和网络安全问题的威胁加重,这种趋势很可能继续保持。我希望这份风险指数报告能帮助政府、企业以及社区更好地理解他们的城市中的风险可能造成的经济影响,从而帮助他们积极打造当地城市的复原力。”
该报告的数据显示,亚洲是全球风险指数最高的地区,其总风险GDP达2413亿美元,占世界总风险GDP的44%。其中,热带风暴是亚洲地区面临的最大风险,造成的风险GDP高达591亿美元,其次是金融市场崩盘和国家间冲突风险两大人为风险。东京作为全球的经济中心之一,因其同时面临着严峻的自然灾难和人为风险,具有最高的风险GDP。

中国大陆受调查的36座城市的总风险GDP达952.4亿美元,绝大多数风险GDP来自于热带风暴、市场崩盘、人类流行性疫病、地震和洪水这五大风险,共计占总风险GDP的73%。

由于中国大部分城市处于亚热带地区,热带风暴是威胁大多数城市的主要自然灾难风险,该风险在中国36座城市造成的风险GDP共计高达281亿美元,占总风险GDP的近30%。杭州、苏州、宁波、厦门等东部沿海城市每年均受到严重威胁。地处内陆,位于京津冀经济圈的北京、天津及唐山等城市则有着较高的地震风险。风险GDP指数位列中国大陆城市第四的天津市,总风险GDP为57.2亿美元,其中地震风险占40.0%。

微信图片_20180625103805.jpg

尽管中国大部分城市都面临着较高的自然灾难风险(占总风险GDP的63.4%),人为风险仍然造成了中国城市349.7亿美元的风险GDP(36.6%),其中最具威胁的是金融市场崩盘风险(风险GDP达164.4亿美元),其次是国家间冲突和网络攻击风险。

微信图片_20180625104444.jpg

作为中国的主要金融中心、全世界人口最多和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上海是中国大陆城市中风险指数最高的城市,在全球城市风险GDP排行中排名第八。上海面临着84.8亿美元的风险GDP,其中38%来自人为风险。由于地处沿海,上海最主要的风险来自于热带风暴(风险GDP为23.8亿美元),约占其总风险GDP的28.1%,其次是市场崩盘(风险GDP为15.1亿美元)和国家间冲突(风险GDP为4.7亿美元)两大人为风险。和上海同处于经济繁荣、快速城镇化进程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的杭州和苏州,也具有相同的风险结构。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全球经济最繁荣、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之一,在中国大陆城市的风险排行中位列第五,总风险GDP为53.5亿美元。与中国其他城市相比,北京受到的自然灾难风险影响较小。它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市场崩盘风险,平均每年造成12.3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其次是国家间冲突风险(风险GDP3.8亿美元)和网络攻击(风险GDP3.1亿美元)。

经济高度发达、人口高度密集的中国香港最主要的风险GDP来自于金融市场崩盘和人类流行性疫病风险,分别占其总风险GDP的28.4%和19.4%。同时,中国香港也受到一定程度的热带风暴和洪水等风险的威胁。

中国台北市的总风险GDP高达128.8亿美元,位列世界第四。自然灾难风险是其主要风险来源,占其总风险GDP的86.8%,其中最大的威胁分别是热带风暴风险(风险GDP达79.7亿美元)和地震风险(风险GDP达19.1亿美元)。此外,台北也面临着不低的人为风险威胁,主要是国家间冲突(风险GDP为6.2亿美元)和市场崩盘风险(风险GDP为6.0亿美元)。在各种新兴风险中,国家间冲突作为中国主要城市面临的第二大人为风险,预计给中国造成年均50.2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与人员密集程度相关的人类流行性疫病和植物疫情风险,也在不同程度上威胁着上海,北京,广州,深圳以及天津等中国主要城市。

相关链接:

什么是风险GDP:当地震、流行病或金融危机等灾难性事件袭击一座城市时,其经济产出就会遭受损失。风险GDP是基于已发生的某一风险造成的经济损失而预估出的年均经济损失,而不仅仅代表该风险发生的可能性。而这座城市的经济总量越大、人口密度越高,其面临某一极端事件时所遭受的经济损失就可能越大。同时,城市的复原力,包括政府治理情况、社会凝聚力、资本获得途径及基础设施状况等也被纳入考量。相同情况下,具有较高复原力的城市会遭受更少的经济损失。劳合社2018年城市风险指数将经济产出损失的前五年作为衡量事件所致风险GDP的标准。

年均预期损失:本报告通过计算风险GDP的数据,评估了受调查的每座城市面临每种风险时平均每年可能遭受的经济损失。极端风险是非常罕见的。例如,地震并不是每年都会发生,但是一旦发生,它就将造成巨大的损失。本报告中均分了这份巨大的损失,得出地震造成的年均预期损失,即受地震风险影响的城市在一段时间内,每年需要为弥补地震造成的损失而预留出的财政支出。此外,主要的灾难性事件发生时,其造成的经济损失往往持续数年。因此,本报告将数年的损失均分为每年的预估损失。

金融市场崩盘:金融危机一直是经济产出遭受损失的主要原因之一。金融危机在历史上时有发生,它的发生必然会导致信贷短缺,继而导致业务和市场难以正常运转。信贷危机导致的经济下行趋势会导致很多商业业务难以达成,甚至可能会导致长期的经济衰退。市场崩盘模式利用了剑桥风险研究中心已有的对金融海啸的研究,以及该研究项目中的其他出版物、模式和数据集。

国家间冲突:军事冲突往往会造成主要参与方的经济损失,危害全球交易活动以及未参与的多方金融市场的健康。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世界处在一段较长时间的和平期。尽管主要军事力量部分持有核武器(比传统战争造成死亡人口多得多),主要军事力量之间没有发生严重冲突。但大多数国家或地区都保留了各自能进行军事战争的能力,全球仍有2.5%的GDP被用于军事开支。如今的军事开支的费用同1988年冷战时期的军事开支处于同一水平。发展中国家、东欧和俄罗斯增长的军事开支填补了西方国家减少的军事开支。国家似乎并不认为战争的威胁有所减少,因此他们持续投入军事开支,以保护自己 、具备抵御战争的能力。

 

查天气
关注“中国天气网”微信公众号
编辑:天气科技

继续阅读

更多>> 生活旅游

  • 在末伏抓住今年最后的除湿机会
  • 立秋节气 健康养生有方法
  • 夏季防暑的9大误区 你知道几个?
  • 只想带他去看看这广阔的世界
  • 那些与海相伴的日子里 你还好吗
  • 最有远见的摄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