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执“热空气”、推诿资金多哈大会上演各种“难产”

字体 2012-12-03 08:25:08
     来源: 南方日报  

联合国多哈气候大会已经过去了一周,随着谈判的推进,成果泛善可陈,激烈的艰难的角逐在多哈气候大会不断上演。昨天,中国代表团首席谈判代表苏伟(见右图)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谈判进程中的焦点问题,分别是关于《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启用临时适用,以及气候资金问题,冗余排放配额(即“热空气”)问题,等等。各国部长在本周到达多哈,这些关键分歧,将由他们做出更高层、更具政治性的判断。

第二承诺期能否启用临时适用成关键问题

《京都议定书》第二期需要对参与国家、减排目标、时间长短等内容重新谈判修正,修正的草案还要通过缔约方的国家法律批准方可实施生效。

《京都议定书》作为气候变化谈判唯一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目前承诺《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获准实施的国家仅有欧盟成员国、瑞士、挪威以及澳大利亚,而日本、加拿大、新西兰以及俄罗斯等都已明确表示退出。

温室气体排放额度是有限资源,如果减排目标太低,《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就等于是一个空壳,减排力度是谈判进程中的核心问题之一。苏伟表示,从欧盟立场来看,不会在多哈承认提高他们20%的减排指标。为推动减排工作,只能在往后的年度之间,把上述数据提高到30%。对于美国、加拿大和新西兰等没有加入《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国家,将要求他们实施一个可比的减排目标,但这些备受争议的焦点问题,仍在谈判进程中。

备受瞩目的还有关于《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临时适用问题。与会谈判代表李婷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京都议定书》第二期需要对参与国家、减排目标、时间长短等内容重新谈判修正,修正的草案还要通过缔约方的国家法律批准方可实施生效。以欧盟为例,其通过修正草案的程序非常复杂,总共需要通过四道程序:分别是欧洲议会、欧盟27个成员国、欧盟委员会委员、欧盟理事会。而目前,欧盟还没有开启草案修正的程序。值得一提的是,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批准期共花了8年。

对此,苏伟表示,要确保《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从2013年执行,是通过缔约方决定,还是在正式生效前临时适用?这些问题有待本周有进一步的进展。

发展中国家要求禁止“热空气”交易

波兰坚持要将“热空气”全部带入第二承诺期乃至2020年之后,而大部分的西欧国家更加倾向于保有《京都议定书》的实际减排效力,对“热空气”加以限制,并不希望被波兰牵着鼻子走。

在谈判上风波不断的还有关于冗余排放配额(即“热空气”)问题,正在成为多哈最大的悬疑。

早在1997年《京都议定书》通过之时,前苏联和东欧国家被获准设定了比不采取额外减排政策的“基准情景”更为宽松的减排目标。随着《议定书》第一承诺期在今年年末走向尾声,多哈必须达成第二承诺期。对遗留下来的大量排放配额如何处置——是取消还是带入第二期,成为亟须回答的问题。

发展中国家要求在第二承诺期里面,应该禁止“热空气”的交易,以保证减排的有效性。而且第二承诺期结束的时候,所有剩余的“热空气”也该被全部取消。但欧盟内部出现严重立场分歧。以波兰为代表的反对方,坚持要将“热空气”全部带入第二承诺期乃至2020年之后,而大部分的西欧国家更加倾向于保有《京都议定书》的实际减排效力,对“热空气”加以限制,并不希望被波兰牵着鼻子走。

俄罗斯现在都还没有松口加入第二承诺期,却坚持要保留自己60亿吨之巨的“热空气”用于与将加入第二承诺期的国家进行交易获利。苏伟表示,排放配额的余额,能否转去第二承诺期,同样将在本周磋商。

“第一周结束,欧盟在多哈还没有拿出任何有实际贡献的举措,既没有对130亿吨‘热空气’的注销表态,更没有将自身减排目标提升到30%。欧盟的领导人需要拿出气候方面的领导力来,不应当为高排放企业代言。”绿色和平的气候问题专家MartinKaiser评论道。

中期资金应达到600亿美元,却仍无着落

在资金的问题上,发展中国家要求发达国家在2013—2020年之间的资金支持上,要做出资金分配计划的路线图,以便在2020年达到1000亿美元的资助水平,资金主要来自公共基金。

自2005年巴厘岛大会开启的“长期合作行动”谈判,计划在多哈落下帷幕。其中,资金议题最受关注。

正如俗话所说,除了割肉疼,就是出钱疼。多哈会议上,新西兰等发达国家声称从2010年至今,320亿美元“快速启动资金”已经到位、超过300亿的早前承诺——对这个数字是否属实,会场内众说纷纭。

但国际NGO机构——乐施会评估发现,仅有33%的快速启动资金可以被认为是新的,而最多只有24%的资金是额外增加的。其余的是哥本哈根会议前各国就已经承诺的拨款。同时,只有43%已知的快速启动资金以资助金的方式发出,而绝大多数的资金则是贷款的性质,发展中国家必须按不同程度的利息水平来偿还款项。

对此,在资金的问题上,发展中国家要求发达国家在2013—2020年之间的资金支持上,要做出资金分配计划的路线图,以便在2020年达到1000亿美元的资助水平,资金主要来自公共基金。其中,2013—2015年的中期需求,数额应该至少翻番达到共600亿美元。但发达国家对于落实资金问题,一直闪烁其词。

苏伟表示,对于防止资金出现的透明度不足、重复计算严重以及落实资金中期需求等等问题,需要在多哈会议上做出决定。同时,对总部设在韩国仁川的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的职能,还要求进一步清晰。

此外,在“长期合作行动”下面谈判多年的还有绿色技术转让、适应等重要议题,随着这个谈判轨道的关闭,也应当得到新的、妥善的安置——毕竟这些问题在将来对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仍将不可或缺,值得长期探讨和推进。

南方日报特派多哈记者龙金光

 

查天气
关注“中国天气网”微信公众号
编辑:zh

继续阅读

更多>> 生活旅游

  • 芒种养生:需防热伤风
  • 高温天食欲差 这样吃营养又健康
  • 炎炎夏日 警惕热伤害
  • 秋意浓 蓝天映衬下的哈尔滨伏尔加庄园
  • 大美新疆—帕米尔高原好风光
  • 湖北神农架晨雾缭绕 秋色迷人